虎过高峰>修真>《调教我的仿生人哥哥/又名我的性奴哥哥是仿生人》 > 大猛1弟弟听了美0仿生人哥哥的故事也落泪
    这一声呼唤话音刚落,秦栀的双眼空洞无神,他漂亮无暇的面庞变得很机械,没了往日的生气。林贺翊知道这是一种特别的程序机制,可他不确定秦栀是否会触及崩坏。过了一会儿,秦栀突然抬起头,神态却变得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他缓缓靠近林贺翊,后者猝不及防被男生推到浴缸的一角,顿时吃痛,蹙着眉凝视突然变了一个人的秦栀。

    秦栀向来瓷白美丽的面孔如今却是笑得十分可怕,像是中年男人一样,虎视眈眈地看着身下的林贺翊。他伸出手,缓缓在男人的面庞抚摸,发出咯吱咯吱的怪笑,沉沉道:“你真美,像个女孩,你要是个女孩多好。”

    林贺翊额头的青筋一跳,几乎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干呕欲,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秦栀猛然低下头吻着林贺翊的唇,撬开了对方的底线,香舌引诱着他的舌头,在口腔里像两条温热滑腻的蛇在不断交缠。

    “唔!”林贺翊双眸睁大,因秦栀突然激烈的吻而怔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秦栀的手缓缓下移,抚着林贺翊的胸膛落在他身下,抓住那微昂扬的阳物,指腹娴熟搓弄那一眼口,另一手则是揉弄着对方的乳尖,用指甲尖剐蹭。这种感觉让男人感到极度的怪异,他该是有快感的,可是秦栀由始至终的表情、神态与动作都绝不像一个二十多岁人的模样,他像是被一个四十多岁中年男人附身一般,每个举动都透着一种吊诡的玩弄,以一种居高临下和绝对的控制权,摆弄手中傀儡玩偶的模样。

    吻稍稍停住,津液落在了红润的唇,林贺翊忍不住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嘘!”秦栀蹙眉,像是不满意男人的忤逆,本在玩弄着他乳尖的玉手又上移,抵在了林贺翊的唇上,然后秦栀弯下腰,垂头抵在了对方的肩膀,利齿轻咬着他红通通的耳垂,呼气如兰,娓娓道:“秦栀乖孩子,爸爸好好疼你,今天弟弟与妈妈不在家,我们玩多一点好玩的游戏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林贺翊瞪大双眸,嗡嗡声夹杂着秦栀用那种怪异但又十分下流的话语,彻底涌在他的脑袋里。他像溺水的人,窒息可又找不到一处浮萍。

    秦栀依旧在笑,双眼里看不出别的神情,完全于平日判若两人。他继续道:“好孩子,你可真是我的好孩子,你这张小嘴不但张大,塞着爸爸的好东西,还可以闭得紧紧什么都不说。”